小鎮故事(轉)

2018-06-12 19:25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論無恥的境界(一)

      老羅只是某政府單位的一個門衛,體制外的人員,幾十年來他見過形形色色的體質內人員,就社會能力而言老羅還是很佩服他們的,老羅自己雖然沒有讀過幾天書,多年來看著他們的處事能力,漸漸也學會了一些察人觀色的本領。
       兩年前單位新考來了兩個年輕人,小張和小李。小張呢見人都是一臉笑,每次看到老羅都會寒暄一句羅叔辛苦。小李呢,眼睛似乎是長在了腦袋頂上,老羅總共也沒跟他講過一句話。兩年時間很快,基層工作當然辛苦,年輕人們總是想著調回城里或考去更好的地方。這一次,小張和小李一起參加了省里的考試,小張榜上有名,小李名落孫山。單位幾個好友還為小張開了一個歡送會。就在小張臨走那天早晨,老羅正在拉著小張寒暄最后的不舍,小李從旁邊辦公室突然沖出來就扇了小張幾巴掌,瞬間兩人扭打在了一起。老羅第一次跟這個小李說話了,你這個人干什么你!跑上去幫小張拉開了那個小李。最后當然是鬧到了派出所,這種部門出這種明爭實斗的事還真是破天荒第一次,成了圈子里的笑話。老羅幫小張作證是小李無緣無故先動手的,小張順利升去了新的部門,小李當然是要留下接受批評。
       老羅沒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還沒有結束,在小張走之后的一個月,老羅曬在院子里的衣服連續被人故意燒了十二次。老羅怒了,他跑去書記那里要求徹查此事,這種院子里全是單位里的人,肯定是自己單位的人干的,書記還笑話他,這里住的全是黨員干部,誰會無聊到天天跑去燒你的衣服,老羅不依,肯定有人針對他。書記一想這種院子還出現這種事也不正常,想了想,和老羅一起觀察了他常常晾衣服的地方,正好對著辦公樓,正好這幾天“天網”工程在安裝攝像頭,正好辦公樓這邊要新裝幾臺,書記讓技術人員把鏡頭往對面調整了一下,正對向老羅的晾衣處。果不其然,一星期后,老羅和書記一起看回放,小李在周一到周四連續四個晚上下班時經過老羅的門口,就會拿著打火機點一下。老羅手里正好拿著那一袋衣服,總共三件襯衣,兩條工褲,還有三條內褲都燒了幾個洞。書記,這個事我一定要報警處理。書記想了想,干部隊伍里還有這種人真是匪夷所思,留著總是隱患,那就公事公辦吧!
      小李在公安局被拘留了五天,單位通知了小李在外省的父母,明確告訴他們,小李這種行為品德不能勝任這種紀律嚴肅的公務員工作,建議小李自己辭職。小李的父親開始還埋怨眾人污蔑自己兒子,自己兒子是多么多么優秀,書記拿出了錄像,老李才不再言語。這個老李也是個心眼賊的人,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趕快找到了老羅,先是賠禮道歉,后是偷偷封了了 個萬字號的紅包,慘兮兮的跟老羅訴苦。他兒子還年輕,前途無量,為了這點小事丟了前程,對他們全家都是滅頂之災啊等等……旁邊還來了一個小李隔壁辦公室的殷主任也幫幾聲腔,老羅你也是單位的老人了,大家工作都不容易,救人一命放人一馬也是積德行善的事情……老羅是個最聽不得別人的慘的人,心一軟,也沒有要老李的萬字號,說罷了罷了,都是年輕人,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!
       老羅主動撤訴,這個事也就不了了之,但小李每每出現在眾人眼前,大家的眼色都會閃一邊。不過這個小李本來也是個獨來獨往不與人交往的人,對其他人也沒太大影響。一段時間后老羅又以為事情結束了,卻不想這個小李還真是個神人。單位最近又進了一批新的年輕人,小a先被分到了小李一個辦公室,不到半個月吵翻了,小a死活不愿再和小李共事。后又換了小b,才相處了三天,小b就受不了了,直接搬到了隔壁辦公室擠著辦公,后來還鬧了幾次,小b怎么都要求換部門,沒辦法只得把小李調到了信訪辦,那里只有一個快退休了的也慈善的快成仙了的老楊。
      這一年的春節過得真快,七天假期瞬間就結束了,老羅最早回到單位做衛生,這幾天手機短信此起彼伏各種祝福短信不斷,老羅也沒過多在意,初七開始上班后大家陸陸續續回來上班,卻始終不見那個小李來,老羅還八卦都的問了一下小a,小李高升了?小a說您老這次八成是說對了,給您看個短信“平地一聲雷,驚天動地響……”老羅讀書不多還真看不懂這文拉拉的寫的個什么,仔細一看,喲,署名小李。小a問,羅叔您收到一樣的沒?老羅想了想,這我還得查查,拿出手機劃一劃,還真是好多短信都沒看,拉倒最下面,還真是有個和小a一樣的短信,署名小李。他這是個什么意思?小a說,聽說他沒經過單位同意自己跑去參加國考筆試過了。老羅這么多年還是很懂這些程序的,筆試過了尾巴就翹天上去了,翹天上去了也不用翹我這里來啊!小a說他又不是只翹到您一個人這里,全單位的人都收到了一模一樣的短信。老羅突然想起小張,搖搖頭:都是年輕人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論無恥的境界(二)
      老羅在這一年開年,整整三個月還真沒見到小李來上班。不過中間倒是來了幾個與小李密切相關的人,大年前后小李的父母來單位了。小李父母先是向單位訴苦,小李這孩子不聽話啊,最近不知道哪根弦搭錯了,竟然離家出走了,希望政府出面幫忙找回小李,然后又是到單位所在地派出所報警,警察通過網上身份證系統查到小李正在宜昌長陽旅游區某賓館。小李父親老李當場拿出兩萬現金,要求政府幫忙派車連夜去把小李找回,殷主任倒是很熱心的自告奮勇幫了這個忙。再后來殷主任回來了,小李沒有跟著回來,聽說是被他父親直接接回老家看病去了。看病?看什么病?大家一頭霧水,反正小李就這樣請了三個月病假。老羅再見小李時,人胖了不少,人也還是以前眼睛在天上那樣,只是這次有老李陪著小李一起來上班了。
      老羅覺得今年真是萬事紛雜,年頭出了小李的笑話,接著就是單位領導層換屆,老書記調回了城里。新建的班子是老羅見過的最年輕一屆領導,意氣風發的樣子,老羅頓時覺得自己年歲來了,時代變化越來越大。現在院子里90后都成了主力軍,想到自己才上大學的大孫子,眼前這些小伙子小姑娘們就跟他一樣,都還是孩子的模樣。至于小張,聽說都升到省里去了,前段時間還跟老羅打電話嘮嗑了幾句,感謝老羅當年幫他做證明。中間談及小李時,兩人都打聲哈哈沒有多說。
     小李同他父親一般在周一才會一前一后來到單位,最初白日里老羅也看不到這兩人面,像神隱了一樣。倒是夜里常常看到這父子二人出門去逛逛。可能是因為燒衣服那幢事情,老李總是避著老羅,見面也是無語。這樣卻愈發激起老羅對這父子二人的關注。他們平日真的很少跟人接觸,只是對新來的一把手卻熱情的不得了。老李也是有事無事往領導的辦公室走一走坐一坐,小李的工作也就這樣繼續下去了。小李還是在原來的信訪辦公室,老楊主任這次是真要退了,按資歷按年齡小李也該升到老楊的位置上去的,卻是跨過小李,升了后面來的小c。小李呢,去了更輕松的黨政二辦,一個人的辦公室,也不知道是負責什么工作。這下,小李在眾人眼中真的隱身了,倒是老李像是新調來的單位某個領導一樣,進進出出,又逐漸的恢復了那一臉得意的笑容。第一次見到那種笑容,正是老羅同意撤訴放過小李的那次。
      還是會有人偶爾提及小李年初那些短信,但正好整個舊領導班子都調走了,新建領導層沒收到過那些東西,也沒人追究起,慢慢也成了陳年八卦。小李也不是完全不見人,看到他的舊同事覺得小李這次上班后跟以前還真有些不同,那時候他總是一副爭搶的猴急樣,什么都要爭贏,這次倒是輕松得意的樣子,也沒見他忙什么事,劃一劃手機,一天也就過去了。在別人忙的焦頭爛額時,他慢悠悠的喝幾壺茶,一周也就過去了。在大家因為開會,應付各種檢查中疲憊不堪時,他刷刷臉,到“自己”辦公室,坐著看看電腦,一個月也是很快就過去了。
      大家都覺得沒有八卦的時間過得很快,一轉眼半年就過去了,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公考季,年輕人們又躁動起來。小李這次卻是氣定神閑的沒有動靜,只是老李最近進出領導辦公室更加頻繁,還常常留在城里,沒有跟著小李過來打卡上班。再見老李時,臉上那種春風得意的笑容更明顯了,見到老羅也能假模假式的主動寒暄幾句。老羅心意一動,問起小a,你們這次又有多少人要跳龍門攀高枝去啊,小a說羅叔您別這么酸,我們也是生活所迫,能考走也是各憑本事嘛!那那個人呢?有沒有跟你們一起去考?小a心領神會,小聲地說,羅叔您等著看,別人這次說不定真的鯉魚跳龍門了。(未完待續)
 
 
 
      
      
    留言內容:不能超過250字,需審核,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。
    驗證碼:點擊獲取>
    注冊
    幸运农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