閑庭落花

張子曄2012-05-28 15:45

  品一杯香茗,你浮躁熱切的心便瞬間沉淀在濃郁的茶香中;望一際長空,你渾濁雜沓的思緒漸漸明晰在浩渺的蒼穹間;拾一片落紅,你動蕩忙碌的身心不由放縱在這安然澄澈的自然里……

  有時,百態浮世隱沒了最初的美好,太久的喧囂后,我們早已與原本的寧靜天涯相隔。行走在這一片燈紅酒綠中,我們所需要的,是靜心生息,慢下城市化的步調,然后久久駐留于這茫茫大地,深吸一口氣,任煙靄紛紛、花開花落。

 

  Part1.暮

  那是四合宇內所殘留的最后一隅光亮,它帶著無盡的力量燃燒,直至化作灰燼融入黑夜。

  我習慣在傍晚落日時分伏案揮筆,總是機械地完成一項又一項的功課,為著學業前途而不知終日。盡管如此,心窗卻死死地鎖住,空蕩蕩的,里面所能聽到的只有自己疲憊的嘆息。是遺漏了什么呢?也許——直到那縷血紅的陽不顧一切地從窗縫里鉆進房中,輕輕地覆在筆尖——驀然,我怔怔地起身邁出濕重的屋,才恍然徹悟。

  “生有所息”——當望到那天邊染盡的橘紅時,萬千思緒都化為這一句——是消逝前的義無反顧,無怨無悔。靜觀宇宙萬物,俯仰之間,陳跡已匿,這一方夕陽的光似乎被賦予了更耀眼的力量!

  此刻,我也只剩靜默。在靜默中敬畏,在靜默中思考。

  環顧四壁,皆為自然。而我們,踏在這片土地之上,什么時候卻選擇了遺忘與拋棄?什么時候習慣了足不出戶?什么時候我們的心已經被這城市的氣息綴上了斑點?

  暮光燃燒著太陽,是結束,也是開始。它奮力地綻放,讓自己的光芒更久更長些——是為了什么呢?是內心的追求還是對世俗的反抗?我想這大抵是我內心所不能契合的了。不禁心生愧怍,原來,我竟已儼然淪作燕雀之輩!

  我亦無憾!利欲之氣暫且停歇,就此刻,就著這盛開的暮色,讓內心去觸碰去粉飾……就這一次,放逐內心——如佛家所言“心是根,法是塵,兩種猶如鏡上痕;痕垢盡時光始現,心法雙亡性即真。”

 

  Part2. 月

  陰晴圓缺,世事無常。

  這一夜的月光碎滿了大地,清冷地潑灑、跳躍。這寧靜怕是無人知曉的。燈火已闌珊,屋門都已禁閉。月的光輝,只是更深地揉進了夜里,漸行漸遠。

  我眼中泛起了層層柔波,不禁慶幸起每夜離校返家的晚歸,雖已是疲憊不堪,卻有了月色相伴,似乎尋訪了陶公那番“帶月荷鋤歸”的悠然。我揚起一絲笑容,踏著夜半的小路,繼續前行。粹白清澈的月光驅走了厚厚的黑暗,風里都彌漫著月的氣息,寂靜的花在開放,我的心更是在沐浴中羽化。

  鬧中取靜,冷處熱心。但熱鬧得太久,是否失去了寧靜本來的樣子?月光浮掠在眉間、耳畔,蕩滌了層層浸濕的心靈。我愿化作今夜的月光,融入無盡的自然中,與山河同行!我愿丟去那沉甸甸的行李,展開輕盈的步伐,穿梭于天地之間!玉盤銀輝已經深深烙印在我心頭,奏響了生命最純真的韻律!一股清風掠過,氤氳縵回無盡的清新與美好……月呵,般若亦如禪語!

  “面由己造,相由心生。”如若心已如死水,已然墜進深淵卻自以為已至極樂,又何為?城市,曾以為的天堂,到頭來卻套人們以樊籠,絆人們以桎梏,又如何輕快地前行且造化于世?也許,大多的人眼睛已經適應這黑夜太久了吧……

  漫隨天外云卷云舒,閑看庭外花開花落。花落意閑,自在身心。

  我們,已經作別西天的云彩多久了呢?

  非淡泊無以明志,非寧靜無以致遠。也許,是時候停下我們匆匆的步子,是時候好好重拾我們的內心了。

  閑庭落花,其意幾人知?

 

 

    留言內容:不能超過250字,需審核,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。
    驗證碼:點擊獲取>
    注冊
    幸运农场